正文 第5章 丁蕊

作品:《极品小乡医

????贺子敬疑惑:“四婶你不会诳我的吧,知道我要是把诊所修补好就会留下来,所以故意说四爷不在家?”

????丁老四年纪虽说只有五十出头,但是辈分却是极高,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乎都是他的晚辈。像贺子敬这个年纪的都得叫他声四爷。

????被贺子敬一说,四婶倒是有些面红,她刚才倒是真有这样的想法。

????不过四爷不在家这件事,倒也确实是真的。

????四婶是那种典型的农村女人,性格平和,淳朴!她哪里撒得来谎,连忙摆着手道:“不是呢不是呢,是真不在。”

????贺子敬试着往家里打量,发觉确实不在。

????“那好吧四婶,既然四爷不在,我先回去。等四爷回来你跟他说一声,告他我中午会来找他说点事。”

????半天的时间,贺子敬寻思着是不是可以找方法弄点办公室柜子之类的东西。

????不过他一摸口袋就心里空空,没钱,不知道镇上卖办公用品的赊不赊账?

????老头子可是什么都教会自己,可就是没能多给点票子,这任务开展不开呀。

????心思电转,一会的功夫,贺子敬走到门口就已经决定回去豁出去老脸找左文君借点钱,话说她现在是村长,手头应该富裕的。而且村诊所毕竟是为了村子开的,算是挂在村委会下,也该是村委会拿这笔钱。

????这眼看着就走出了院子,后方突然响起一句银铃般悦耳声音。

????“阿妈,你在和谁说话呀?”

????贺子敬疑惑往身后看去,看到说话的人,顿时惊为天人。

????漂亮,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正俏生生立在四婶旁边,用手挽着四婶,亲昵的靠在肩头。

????她很漂亮,长发如瀑布般散在身后,如粉雕玉琢般秀气脸庞,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。脸颊还有一丝绯红,却更显动人。

????她穿了一件天蓝色连衣裙,上身是浆洗的干干净净的白色t桖衫,年纪约摸十八岁上下,皮肤白嫩的如同水养的一般。那模样就像邻家小姑娘。

????她是谁?

????还没等贺子敬开口问,倒是女孩先喊了出来。

????“是你,贺子敬哥哥!”她却先开口了。

????“你认识我?”贺子敬有些疑问,他也是一时大脑短路,忘记刚才女孩喊过四婶。

????“我是丁蕊呀,贺子敬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鬼马精灵的翻了个白眼,似乎对自己没被第一眼认出来不满。

????而在听到这个名字,贺子敬忽然想起来了。

????丁蕊就是丁四爷独女,从小体弱多病,因此也没有什么朋友。但是她又是那种想跟小伙伴一起玩的个性。而她那时候能找到的伙伴,只有因为从小恶作剧不断颇被同村小孩排挤的贺子敬。

????贺子敬毕竟大着他四岁半,所以从小就很照顾她。

????别看左文君小时候吼吼着要嫁给贺子敬就以为二人极熟悉,其实要说真正一起玩的最多的,还是丁蕊。

????看到小时候跟在自己身后,喊着自己哥哥的小姑娘长到这么大了,贺子敬自己也是颇为不可思议。

????“是丁蕊呀,乖乖,八年不见长这么大了。而且已经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儿,这要是走在街上遇到我绝对不敢相认。”

????两个小年轻相遇,而且小时候还是一起玩耍的同伴,自然是有着说不完的话。

????贺子敬就被丁蕊拉在院子里坐着,两人说着这八年间的不同遭遇。

????贺子敬对现在的丁蕊也算是有了些了解。

????丁蕊正在镇上读高三,而且是班里的学习委员,成绩很好,而且她的班主任还是村里的张老师。

????而且漂亮的丁蕊还是镇上中学的校花,在学生中人气颇高。

????日头就在两人的交流中从地底跳了出来,橙红色的阳光照洒在地上,感觉很舒服。

????“对了贺子敬哥哥,你来我家是有什么事吗?”因为听贺子敬说是昨天才回到村子,所以丁蕊对贺子敬为什么来自己家有一丝好奇。

????贺子敬刚想说明情况。

????这时外面响起了铁块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。

????“是老四回来了吧!”四婶从忙活的厨房出来,探头往院门望去。

????果然就见丁四爷扛着铁锹和铁耙从外面走回来,刚才的声,正是走动的时候肩膀上的铁耙撞到了铁锹。

????“咦,贺子敬你怎么来了?”

????丁老四不像丁蕊不知道贺子敬回来了,他昨天是得了消息,赶到了村长家,所以也知道贺子敬决定重开诊所的事。他会这么问,自然也是想表明自己不会帮贺子敬的意思。

????丁蕊和贺子敬关系好,这没错。但是在丁老四看来这只是两个孩子小时候因为玩在一起的好,不作数的。再说贺子敬当年做的事可也害了他丁老四,他和所有当时的受害者一样,并不希望贺子敬回到村子。

????听丁老四的话,贺子敬就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????如果是以前,他会扭头就走绝不求人。但是因为村诊所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所以贺子敬破例,打算给丁四爷说说好话。

????这准备张嘴,就觉得喉咙里像是塞了什么东西。

????他只能尽可能的让嘴张大,紧咬着牙,目光却顺着打量起丁老四。

????忽然他有了一些发现。

????丁老四今天穿了白色汗衫,在农村因为天热下地干活,所以大部分男人都是穿背心。穿有袖子的白色汗衫的人可不多。

????更何况早上在高粱地里见到的那个男人他虽然没有看清楚样貌,但是却可以确定对方上身穿着的,正是白色汗衫。

????看来丁老四去挖坝放水是假,真实情况应该是去和张老师的女人在高粱地会面,厮混。

????一切的情况都能解释的通了,而贺子敬也对丁老四产生了不屑。

????今天的事好看了。

????对于丁老四的拒绝,贺子敬也忽然想到了好办法。

????不过在这之前,谈话可是要避着丁蕊,贺子敬不想伤到她。

????然后就是四婶,贺子敬打量了下,发现四婶不在院子里。应该是去厨房做早餐了吧!

????想到这,贺子敬找了个理由避开丁蕊,把丁老四带到柴房这边。

????柴房离丁蕊和厨房最远。

????用压低了的声音说道:“四爷我认出来了,今天早上在高粱地那边和张老师婆娘鬼混的就是你吧!”

????一番话说完,贺子敬就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????而他说出来的意思,当然是想丁四爷帮忙。

????倒是没想到丁四爷却摇了摇头。

????正思索丁四爷的意思呢,柴房里忽然响起什么重物倒地的声音。

????“咚!”

????来不及追问,两人疑惑的往柴房内走去,却看到了让贺子敬傻眼的一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