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032章 离开

作品:《闺谋

????金子见主子不肯说,必是也不知道谁来过了。不由得有些后怕。心说自己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。昨晚上完全可以让他们帮着去请大夫。自己守着主子。

????主子没有怪罪,他也知大意的不该。

????“爷,昨晚上属下犯糊涂了。”金子道。

????“是命便躲不过。那两个人可有发现不妥?”他自己的状态还没到那么不济。若危险将至他必会有反应。金子也是怕他突然攻击别人而遭怀疑。

????但是昨晚上他没有一点那样的感觉。细细回想起来,恍惚间觉得有人照顾他。额头上凉凉的,他的口中塞了东西。有点苦,又有点甜。他像进入了梦魇一般。直到清醒也以为是梦。这手巾见证了真实的存在。

????“没有,昨晚上大夫来了之后。他们都过来看爷。”金子没说这家人就是他之前奉命查的丫头的家人。不是他故意隐瞒。是觉得没有必要再牵扯之前的事。

????“金子,我怎么瞧着那丫头眼熟?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说清楚?”戎渊沙哑的声音听在金子的耳中就是闷雷。原来主子一直知道。他还在那儿遮掩呢。

????“呃,爷!属下—属下是怕您劳心!”金子磕磕巴巴道。

????戎渊一笑。

????“玄熠国中雁姓不多。那个徐嬷嬷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戎渊却想不起来了。

????“他们身居乡野,爷在京城,况且没来过此地。怎么见得?莫不是相似之人吧。”金子纳闷主子的话。那个徐嬷嬷看着不是善茬子。

????“不管见没见过,爷不打算久留了。金子啊,真拿爷当那酒色之徒。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丫头给了你好处呢。”

????再集市上见着他没马上认出那丫头。直到她说立字据才认出来。看着她那不管不顾的样子觉着有意思。

????李弈约他来山中打猎。他就来了。遇见那丫头纯属意外。见到是她听见了他不怒反而放心。那孩子有着不符年龄的成熟。一点就通。于这荒野之地,那消息对她根本就没有用处。

????赶上下雨,他旧疾复发。才来到这里。

????那个叫雁七的倒是个性情中人。另一个络腮胡子的浑身看不出一点粗俗之气。

????他背着丫头回来。明显的觉出对方的怒气。又极快的消散。这点不是一般人能控制的住的。

????他不怪金子隐瞒。是这小子太在乎自己的名声了。怕回到京城再添上一笔。

????“爷,您不怪罪属下?”金子躬身一礼。主子心明净一般。是他妄自揣度了。

????“怪你作甚。别拘着了。找那位雁爷,借了车早些走。”戎渊道。

????“爷的身体受的住?”金子担心道。

????“无妨。早些回明阳城。也能免去许多的麻烦。”他们在外停留久了,大皇子便会疑心。少不得给这一家子牵扯出来。潜意识里,他不希望那个小丫头有事。既然脱离了苦日子,就好好过日子吧。

????“属下这就去。爷,您为何不揭穿那个东家?大皇子可知道他是月国的太子?”金子也是后来听主子说起的。那东家的模样与他派人跟踪的月国太子的长相不同。不知道主子是如何瞧出来的。

????“那人变化多端,可有一个嗜好难改,就是用香。那些香极为的特别。且是月国独有,爷正好能分辨。李弈应不知。不然不会落下探查的机会。李弈没认出,爷不想多事。风昔来的身份还不到露的时候。”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来访,像这种出现是会引起注意的。戎渊开始也纳闷风昔来那小子会到这么个地方来。后来明白了。定是月国也听闻了什么风声。这里是两国交界的地方。也是消息的传递之地。月国不可能没有耳目。只是他没想到的风昔来居然在这里开店做了生意。这其中蕴含的意义则不同。

????那天他之所以迟疑应是介意了想起自己的身份。正是这份迟疑更确定了他认出是风昔来没错了。

????风昔来到京城几次。都是几国聚首之时或者互访之际。他们之间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。

????李弈在京城之时,这样的交际不少。只是近两年他关注的东西突然转变,把他的眼睛蒙蔽了。看事失了眼光。对这些小国的人不甚在意。

????他自己则不同。祖父的教诲他清楚的记得。国与国之间的关联利弊他也甚为的了解。像风昔来这么经营的就不容小观了。

????“属下明白了。那晚您让我探看丫头,回去的时候遇见的不止是大皇子的人。现在才觉着不对。”金子忽然想到。

????“不错,不然就不会有丫头捡药丸。如果我猜得不错,应该是风昔来的人。”他的目的就不理解了。这金家村里没甚出奇的。不知他关注的是什么。”

????戎渊没上心。事不关己。何况李弈已经在怀疑他。他不想节外生枝。

????“属下会留意。爷放心。属下这就去借车。”

????戎渊点头。金子退了出去。

????“戎爷要走了?”雁栋梁正好练武完毕过来。他现在风雨无阻的强迫自己练功。

????戎渊回过头来看见这个少年对着自己说话。单薄的身子站的笔直。额上还挂着汗珠。

????知道是那小丫头的哥哥。名字不晓得叫什么。给他的最深印象是他的人气。是个重情义的孩子。在他的身上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
????“就要回去了。”他说道。

????“谢谢雁爷。”雁栋梁是为之前的事情再次道谢。也是为他背着妹妹回来而道谢。即使他心里有着不悦,这谢字还是应当说的。

????“不必客气,有事可传信到京城找我。”这是留了话的意思。若是程大邦那件事有变到无法收拾就可到京城找他?雁栋梁如是理解。

????洛义没想到戎渊认真了。即说了这句话就已经明了。雁天涯心中也跟着一动。

????戎渊已经上了车。今天驾车的是雁南。买来的那位新马夫。金子朝着他们抱拳,然后也上了车。

????今晨的气温明显的偏低。地上的白霜还没有化去。车轮碾压过的两条线清晰的留下了地上。

????洛义心放下不少。这位戎爷走了对他们只有好处。从此天南地北,估计不会再见了。他实在是怕那么个是非的人物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那是他们惹不起的。他看了雁天涯一眼,感觉他也是松了口气的样子。

????“栋梁,练完了武到书房等我。”雁天涯道。

????“是,大舅父。”雁栋梁忙收回目光,应道。行礼后快步去了书房。

????“孩子刚缓口气嘛,大哥怎这么急?”洛义故意和雁天涯对着干。

????“二弟难道想孩子将来如何?不学怎么行?”

????“将来当然好好的,吃穿不愁啊!”

????“练武为何?”

????“当然是强身健体。”

????“那学文是为了顶天立地。”

????“”洛义瞧着雁天涯走远了。心说不怪是会读书的。他讲辩不过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