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67章 要当媒婆

作品:《闺谋

????安宁与丁怡芳商定妥当。丁怡芳心宽了很多。只等着安宁这边的安排。

????李玉珍那里听说了丁怡芳去了安宁的住处。狐疑她们有什么猫腻。

????却又打听不出。心道自己放在那边的人怎如此的没用!

????偏侯府里头这几日的事情多,丫鬟婆子似乎都不安分。不是这里起了事端,就是那里掐了架。弄得她焦头烂额。

????可算是忙出个头绪来。忽然想起安正辰身上的伤。暗骂自己粗心,怎么把这么大的事情给忘在脑后。忙命丫鬟准备补品。她打扮一新来到了安正辰的书房。一问之下,人没在。去了骆馨兰的院子。

????气的她险些扔了手中的东西。指甲把手掐了几道印子。暗自咬牙。

????“你们把东西换了。我要去看看夫人。”她稳了稳情绪。把手中的食盒递给丫鬟。

????丫鬟赶忙躬身接在手里。不敢怠慢,急匆匆的拿去换。

????不会,回到了李玉珍的身边。

????到了骆馨兰的院子,她等了好一会才有人来应门。与往回不让她进门不同的是,这次她顺利的进了大门。过影壁墙,转过游廊。来到了正厅里。

????小喜施礼,让座。上茶。“二夫人,夫人和侯爷在后花园。奴婢这就去回禀。请您稍等。”

????李玉珍柔声道:“不必了,哪里有夫人来看我的道理,我去见给夫人请安。你自去忙吧,我认得路。”

????她从椅子上起身。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屋子,院子里的一切。不及她的住处半分。这里已经不是骆馨兰和侯爷的正房,而是一处偏院。当初选这里是怕骆馨兰疯傻傻的攻击人。一住便是这么多年。可是那个主院她至今没有住进去。只因为这个绊脚石还活着!

????小喜不再上前。李玉珍一路上也没有遇见几个下人。走的她微微出汗,后花园子到了。未见人便听见里面传来笑声。

????那是安宁和安正辰的笑声。她听得出。

????原来那个丫头也在!

????*-------------

????安正辰在她的面前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。她这么多年都以为他的性格就是内敛而严肃。即便是从前骆馨兰好着的时候,也不曾见他多几分笑意。更不要说此时的开环展颜。

????她的心沉了沉。妒忌由此而深。深深地看了看那个方向。然后,轻盈地走过去。

????安宁在她转过月亮门的时候就发现了她。包括她面上一闪而过的情绪。

????小喜来报的时候,安正辰没有不允李玉珍进来。

????安宁知道娘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早晚要正面相见的。今日见一见也没什么不好。

????安正辰在李玉珍走近了之后止了笑。似是没有看到她。把骆馨兰坐在秋千上的身子扶了扶。

????李玉珍目光微低。福身行礼。“给侯爷和夫人请安!”

????安正辰恩了一声。再无下文。李玉珍便有些僵。

????印象里侯爷从不曾这么对待过她,她以为他们之间很恩爱。侯爷与她说话也都温和有佳。在她房里的时候即便不是甜蜜非常。也温存脉脉。像这样的应答几乎没有过。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侯爷开始不在她房中留宿。更不要说行那脸红心跳之事。究竟是哪里出了错?她想不通,却不敢去和老太太说。

????她的目光落下了骆馨兰的脸上。不由得吃了一惊。她很久没有见到这个女人了。久到忘了她的长相。直到安宁的出现才令她想起来。

????她还是那么美,岁月仿佛不曾在她的脸上停留。气色红润,神情恬淡。坐在秋千上嘴角微微的扬起,安正辰的眼睛不曾离开她。安宁也守在一旁,这三个人在一起,是那么的和谐。仿佛是一家人。

????李玉珍被这个想法给惊到了。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呢。骆馨兰就算是再美丽。也是个痴傻的人。安正辰不过是尽义务罢了。她不相信他对她还有爱。那爱只能是属于她的!

????“侯爷,听说您受了伤,伤到了哪里?可能看了郎中?妾身忙于府中的琐事耽搁了问您,请侯爷赎罪!”

????她说的泪眼汪汪。走到了安正辰的面前。

????“二夫人是大忙人嘛,侯爷怎么会怪您呢?若是怪了您岂不是好坏不分了。呵呵-----”安宁在一旁插了一嘴。

????她可是礼数大小不想在李玉珍面前分的。老爹和娘这些日子正恢复感情呢。她跑来添什么堵!

????“安姑娘在呢。呵,这身衣衫可真是美。夫人的气色也好,有安姑娘陪伴我自是放心了。说起来我把夫人给疏忽了,没能常来问安。也是怕惊扰了夫人-----”李玉珍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是低垂着。心里却恨不能把骆馨兰瞪出个窟窿来。

????“本侯无碍,你也辛苦了。侯府的事大大小小的不少。你若是忙不过来,就让二弟妹和三弟妹帮着打理就好。”安正辰这才抬眼。目光从她头上的珠翠落到她的脸上。

????李玉珍一愣。安正辰从来不管府中的杂事。说这话是想分了她的权利么?可看着又不像,难道是因为自己忙于杂事忘了他的伤势而不满么。她觉得应该是这个道理。

????随即心中一松。“妾身日后必会分清轻重,多关心侯爷。哦。还有夫人!”

????骆馨兰并没有看她。只在她进门的时候看了个清楚。

????这个女人无疑是个妩媚的。眼角眉梢在见了安正辰之后放的极为的柔。说出话来生怕把人吓着。正是这样一个女子,趁着她流产之时,伺机上了安正辰的床。原本爱慕,生米成了熟饭,李玉珍如了愿。为了留在安正辰的身边她宁愿做妾室。生了一双儿女之后也低头等待着。直到她失去了宁儿。之后,老太太在安正辰的面前说看在李玉珍生男丁的份上,给一个二夫人的名分。安正辰默许了。再后来她开始掌管侯府的事物。而自己则慢慢的淡出了他们的视线。开始的绝望,到后来的警醒。令她知道了空有善良是行不通的。如今,她要重新证明自己。凡是伤害过她的。都要付出代价!

????“你有这份心就够了。回去吧。我如今手臂不能动。老太太那里也不便惊扰,你且不可说与。让老人家担心。”安正辰的语气较之刚才温和了一些。

????李玉珍赶忙点头。“妾身知道了侯爷。这就告退。您的伤要多加小心!对了。安姑娘平日若寂寞了就让雅儿多陪你玩。咱们族中的姑娘们还有许多。都好相处的。哪天邀来也好热闹热闹。侯爷您说呢?”

????安正辰想了想。没什么不可以。“你安排便是。莫扰了老太太的清净。”

????李玉珍应了声。又看了看安宁和骆馨兰之后,才转身离开。

????“侯爷,您的伤不能站的太久。药也该换了。”安宁提醒道。

????“没事,已经止了疼。”安正辰不以为意。

????他好不容易受伤请假在家。自然想多留在骆馨兰这里。对这点伤不甚在意。

????“那可不成,万一感染了就不好办了。多亏我有准备,又带了些药。”安宁叨咕着。

????边说边拿出药来。安正辰老老实实的让她换药。不时的也说上几句。

????“真没事,你看都快结痂了,哟。这丫头故意的----”

????“我就是坏心眼的人,侯爷才知道啊。晚了,这伤口上啊,没准儿也被我做了手脚呢。”

????安宁说着把纱布包严实了。还打了蝴蝶结。弄得安正辰哭笑不得的看着。

????骆馨兰听着他们对话,看着他们一个包扎,一个乖乖的等着。忽然有些想笑。

????安正辰这样的性格遇上了宁儿这样的女儿才会改变吧。

????若是两个一本正经的人到了一起,怕是只有客气来客气去的。就像当初自己谨守本分的时候那样。但愿宁儿的性格能够给她带来美满吧。

????“那本侯也认了。”安正辰把袖子放下。

????一旁的小喜赶紧把换下来的纱布都收拾出去。

????“还是侯爷大度。那就告诉侯爷一个好消息,侯爷要不要知道?”安宁故意卖关子。

????安正辰笑了。心道这丫头鬼精鬼灵的。又想出了什么主意。

????“说吧什么好消息?”

????“我又改主意了,先不说,等哪天闯了祸当交换的条件比较划算。”安宁想了想道。

????安正辰失笑。心里也没多在意她说话的真假。

????外面有些热。骆馨兰不能久待。他便想扶着她回屋子。骆馨兰却把手交给了安宁。令他一阵的失落。

????明明昨晚上好好的,刚才也好好的。这一刻却不让他拉着了。他哪里做的不好了吗?难道是因为李玉珍的到来?馨兰这是介意了吗?必是这样的------

????他跟在后面,看着两个身影走在前面。如是想。

????小喜见侯爷那么高的身份不声不响的走在后面,面上忽晴忽暗,那样子有些喜感。可她不敢多看,怕自己不小心乐出来,触怒了侯爷,那夫人就又会无人理会了。

????在骆馨兰的屋子又坐了一会儿。安正辰的随从便找了来。他不情不愿的去处理事情。

????屋中剩下母女二人,皆是长出了一口气,然后对视一笑。

????“娘,您还是说话吧。真怕您闷坏了。老爹对着您讲到口干舌燥的。”安宁笑着说。

????骆馨兰嗔怪的看女儿一眼。“我说话了他才会吓坏。还是再过些时候,你要说于你爹的可是娘好了的事?”

????“果然瞒不过娘。嘿嘿。”安宁是这么打算的。让安正辰有个心理准备。

????“机灵丫头。”

????“聪明的娘生的嘛。”

????骆馨兰点了下女儿的头。安宁笑。

????“你三婶娘找你何事?”

????骆馨兰原本在安正辰来之前就说这个话题。一直耽搁了没有问。此时才问出口。

????“丁玉表姐的事。女儿要当媒婆去。”安宁笑着。

????想起自己的那个主意。她觉得应该没有问题。这个媒婆她应该能当成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。您的支持。) (www.k6uk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