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68章 店中叙旧

作品:《闺谋

????答应丁怡芳的事情安宁经过了深思熟虑。swisen.com问了丁怡芳有关丁玉的情况。又问了选择亲事的条件。她忽然想起一个人来。与哥哥谈话的时候提起过。此人正是姜浩。他如今的境况不错。过两年就要考功名了。与张显一起在齐家的书院读书。另外自己也有经营的铺子。虽然感念当初安宁的帮助。但是安宁并没有把她归为下属。他也不清楚当年后来发生的事。连张显都没没有告诉。就怕节外生枝。

????姜浩的年纪合适,目前的家境不错,如果两个人真看好了对方。将来丁玉也会过的不错。

????安宁把自己的想法和哥哥说了。雁栋梁赞同。于是兄妹二人开始联络相关的人。姜浩那边原本不打算早定亲,他说自己还没有根基。成家尚早。但在雁栋梁的劝说下又觉得身边有个人照顾也很好。又听得女方和自己一样孤身一人,就起了怜惜之心。

????于是相亲的日子马上就定下来了。

????安宁得知了也即刻告诉了丁怡芳。

????三房那边开始等着相亲的日子。

????两边的人进行的秘密谨慎。李玉珍的眼线没有得到半点风声。她奇怪怎么会没有动静。

????丁怡芳担心丁玉的想法。来到她的房中与她说话。

????“姑姑,玉儿凭您做主。”丁玉除了感激还是感激。姑姑对自己的好,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还有安宁,可谓萍水相逢,她却能仗义的相助。

????“安姑娘为人好。她介绍的人也应当错不了。玉儿且放心去看。安姑娘说了,那位姜公子若是没有看妥当。她会想别的办法,所以。你别有顾虑。”

????安宁当时怕丁玉看不上姜浩,又怕她顾虑不识好歹,左右挑拣。所以把话说在前头。不成也没有关系,只能说没有缘分。她在让哥哥帮着想其他的办法。

????丁玉点头。丁怡芳也放了心。

????悄悄地准备好了。在安宁的相约之下,明着从侯府出去,逛大街的名头,自然没人拦着。

????等李玉珍知道人出去的时候。已经晚了。把府门口的人骂了一顿。

????李玉珍如何着恼安宁是回去之后听说的。

????她此时把人领到了哥哥的店中。今日她特意带着面纱。与四宝在楼下等候。并没有上楼看情形。她不在场也许双方会谈的更好。

????姜浩今日穿戴极为正式。整个人的气质变化很大。风华正茂的青年。眉宇间多了书卷之气。当年那个有韧劲的小乞丐,蜕变成了今日的佳公子。

????哥哥作为姜浩的朋友在楼上相陪。丁怡芳自然给丁玉把关相看。

????等了一阵子。www.luanhen.com不见他们下来。应该是谈的好了。有可能更进一步的安排。

????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该打算下一步的事——

????“姑娘。您瞧,戎爷来了。”四宝提醒正在神游的安宁。

????安宁本在角落里坐着。手杵着腮。四宝一说,她手一滑。转头,对上了戎渊清冷的眼眸。只那么一瞬,很快便错开。

????*——

????“多谢两位的好意。不必送了。我和玉儿这就回去。安姑娘还在楼下等着呢。”

????丁怡芳和丁玉从楼上下来。看脸上的神情,应当是相谈的不错。

????雁栋梁和姜浩一前一后的随后也下了楼。

????他们的说话声楼下的人自然听得见。安宁并没有站起来。她不是怕与戎渊见面。而是没有必要。

????雁栋梁一眼便看到了戎渊。戎渊也看到了雁栋梁。

????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。雁栋梁先开口:“戎爷,好久不见。”

????丁怡芳和丁玉不曾见过戎渊,但听姓氏,看长相。便猜到了是哪个。心里不由得替安宁可惜。往安宁那边看了眼。见她没事人一般的坐在哪儿。

????戎渊看向眼前的少年。当年那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。在京城这么久,他没有见过。只听说他读了书,又做了生意。上一回让属下去调查,结果亦没有引人注意之处。

????“好久不见。”他的声音和眼神一样清冷。

????丁怡芳一看这情形。对着姜浩说道:“姜公子。烦劳与雁公子说一声。我们这就回去了。”

????姜浩点头。他见过戎渊。自然知道是谁。却没有表露过多的情绪。

????安宁这时候也站起身。缓缓地往丁怡芳这边走。

????“雁大哥,告辞了,多谢帮忙。”她与哥哥道别。

????“客气了。应该的。”

????丁怡芳又跟着道谢。安宁不再说话。然后。不待雁栋梁回应。便往门口走去。衣裙摆动,掠过了戎渊的近前。淡淡的花香飘进了戎渊的鼻端。他看出了她是谁。即使她带着面纱。

????“安姑娘别忘了买的东西。”雁栋梁提醒道。他给妹妹准备的饰品,交代伙计在她走得时候带上。

????“谢东家提醒。”回应的是四宝。她赶忙拿了东西。安宁人已经走出了门。

????戎渊并没有在安宁的身上停留多久的目光。

????侯府的马车走了。姜浩也告辞。一时。店中除了伙计,只戎渊和雁栋梁二人。

????*——

????于情于理,雁栋梁都应好生的接待戎渊。他把戎渊让到楼上。两个人在多年后坐在一起。

????那时雁栋梁在戎渊的眼中不过是个耿直的小子。凡是为雁无伤着想,肯为她付出的那一个。尽管每次都雁无伤都凭着聪明解决的事情。但作为哥哥的那份心,不容抹杀。这点戎渊认可。后来,他也知道了他们并非是亲兄妹。雁栋梁和父亲离开了金家村。再后来,一切都变了——

????他们谁也没有提那场大火。戎渊有意的避讳,雁栋梁也一样。他怕自己泄露了情绪。明明妹妹还好端端的。却非要把她说死。又怕戎渊发现,妹妹交代万不可说出来。

????戎渊与当年也有所不同。此时面上温和。他们有问有答之间倒也融洽。

????“听闻戎爷将要娶亲了?”问来问去。雁栋梁问到了这件事。

????戎渊点了下头。“嗯。”

????不知道戎渊对这桩婚事如何看,他心里是想知道的。“到时候不介意讨杯喜酒喝吧。”

????“你如今比小时候圆滑了不少。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行了。”这小子做生意惯了。灵活起来。戎渊不禁看了他一眼。

????雁栋梁怔了下。戎渊的语气并无不高兴。带着调侃。

????“不灵活些不成,不然买卖都的赔进去。呃,我也是想借着戎爷娶亲的机会,见识下达官贵人,联络下生意嘛。”这话真假都有。

????他想看妹妹出嫁。没有请柬是无法参加的。所以才与戎渊说。

????“算盘打的不错。赚了银子别忘了给我好处。”戎渊说道。

????“戎爷家大业大不差我这点银子吧。呵呵——”雁栋梁知道戎渊这是答应了。他心里高兴。

????“你这财迷的样子,与宁儿还真像——”戎渊似回忆,轻轻地道。

????“戎爷还记得宁儿。”似问,似肯定。雁栋梁也轻声的说了句。

????戎渊半响无言。一时间屋子静默。雁栋梁好半天才道:

????“过去的了。不该提。戎爷没忘记,宁儿有知会欣慰。”

????“我不相信她就这么不在了。”戎渊又轻轻地说了句。

????啊?雁栋梁心里惊呼一声。戎渊这是怀疑了?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。他的怀疑从何而来?是宁儿与她重逢了之后?不会啊,他前前后后想了一遍,好像没有泄露出什么。

????“是啊,我也不相信。可是又不得不相信。”他叹了口气。并没有看戎渊。

????戎渊没说话。雁栋梁有些受不住这样的气氛。于是接着道:“那位安姑娘人不错,我与她有过几面之缘。并非传的那样不堪。”

????戎渊看了雁栋梁一眼。“与我无关。”

????雁栋梁心下不悦。“那你答应娶人家作甚?戎爷,这话你未免不负责任。”

????“你是以什么立场说的这话?”戎渊反问。

????“无关立场,只觉得你若无心接纳,那姑娘未免可怜。虽然这桩婚事在你眼中并不看重,但毕竟关乎女子的一生。”雁栋梁尽量把话说的中肯。他能理解戎渊为何是这么个态度。

????“你确实长大了。我会考虑。”戎渊站起了身。不用说就是要走了的意思。

????雁栋梁对他忽然之举不奇怪。随后也站起身。

????“我虽不懂朝堂的事。但是非还多少分得清。安姑娘无辜。”

????戎渊点了点头。承认雁栋梁说的话。但他难道不无辜?两个无辜的人被迫捏到了一起。共同下这场婚姻的棋?关乎利益?关乎家国?

????既然她接下了。就应该有备而来。如论如何,他都会奉陪。独自进京,借王府的名头,制造坏名声。全然不顾形象。她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?

????*——

????安宁回到侯府没多久。三房那边就派人过来送信。李玉珍带着人过去继续提起丁玉和安庆的事。软硬兼施。都被丁怡芳给挡了回去。李玉珍讪讪的走了。丁怡芳与三老爷商量了下。怕夜长梦多。尽早的把丁玉送出去。安宁觉得在理。便连夜给哥哥送了消息。让他给准备住处。

????可就在当天晚上。老太太发了话。把三房的人又叫到了院子。说丁怡芳不该那么生分。丁玉来了侯府那么长时间,就相当于侯府的姑娘。要嫁人从侯府出去才风光。又把侯爷安正辰给叫过去,按照侯府的姑娘出嫁标准准备嫁妆。安正辰只得答应。无奈三房那边不能明着再起冲突。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安正辰倒是没有意见。准备嫁妆的事情落到了李玉珍的头上。李玉珍表示之前做的不对。没有考虑周全。安庆那边也劝说好了。对丁玉的轻薄也不会再提。事情好像这么顺利的进行下去。可三房知道这不算完。安宁也不相信那几个人会善罢甘休。必会在这嫁娶的时间里弄出幺蛾子。丁怡芳愁的吃不下饭。丁玉也提心吊胆。害怕会发生什么变故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、月票。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……)

????ps:亲们给力啊!写滴好辛苦哟。求个票票啥滴——么么哒 (www.k6uk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