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0章 溜走

作品:《锦上添

    赵高沐眼神一暗,想着她在信里写了些什么?

    那封信不长,应该只是说明她的去处吧?

    可是为何他心头直跳,朦朦胧胧之中,仿佛眼前这个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渐渐的逃离出了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他讨厌那样失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华杉抬起头来问道“我扮成沐兰的模样出去,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有办法进得来,便自有办法出得去。记住了,从前门出去,我在府外正街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顾华杉点头,“好,待会见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刺史府门外不远处的正街之上,一行小十多人的队伍正等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之中。

    那刺史府占地近百亩,绿荫一片,府门森森,戒备严密,门口那两座高约一人的石狮子庄严肃穆,一盏猩红的灯笼直照得那牌匾上“赵府”两字金光闪闪。

    赵高沐的人只隔着一条长街等着,等得有些久了,等得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赵高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赵府侧门,那里一片风平浪静,半点动静也无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又望了望赵高沐那紧抿的下颚线,问道“哥,你说她会不会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赵高沐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为了她的婢女,她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赵高沐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,这天下所有人她都关心,燕离、绿瑶、言又生,就连那些甲乙丙丁,仿佛都比他赵高沐重要。她舍不下任何一个人,却独独能舍了他。

    赵高阳见他神情郁郁,似透着一股冷寂孤绝。www.luanhen.com她捅了捅他,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“哥,顾华杉好不容易答应跟咱们走,你可要对人家好一点,不要再对她凶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赵高沐眉毛一抬,“我何时对她凶巴巴的了?”

    赵高沐抱胸,有些恨铁不成钢道“你竟然还觉得自己不凶?你问问你的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赵高沐转过头来,视线落在身后的李青和静姝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说说…本世子对顾华杉很凶吗?”

    那两人被突然点到名,一时不知所措,瞬间呆在那里。随后两人视线躲闪,余光瞥见世子慢慢变青的脸,心知答也错,不答也是错。

    李青老道,当下连忙开口道“世子…嗯…有时候好像是对姑娘有点凶……”

    赵高沐眉头一皱,似不死心一般,视线落在一侧的静姝脸上。

    静姝见逃脱不过,只能老实巴交答道“殿下之前三番四次想要姑娘的性命,还将她一路从京城捆到了南境,路上还给她下了迷醉的蒙汗药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赵高沐声音沉沉,有些恼羞成怒的打断了她的话,“就问了你一句,你怎么这么多话?”

    静姝有些委屈道“是世子让奴婢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你就说,怎么平日里没见你们这么诚实?”

    这下李青和静姝都不敢开口了。世子殿下瞧着分明是生气了啊。

    赵高阳却得意道“看,我都说了吧。你要是真喜欢顾华杉,就不如学习人家燕离。不是我说你,哥,那燕离对顾华杉可温柔了,事事亲力亲为关怀细致。你说这天下哪一个女人,会放着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不要,偏要一个天天冷言冷语凶巴巴的男人?你平日里对我凶就算了,可不能对顾华杉这样。那离王殿下也是人中龙凤,长得又好看,难保他们二人相处久了生出感情来。到时候你可就追悔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赵高沐抿了抿唇,眼眸幽幽,“长得好看又如何,不过是副皮囊罢了。顾华杉她可不是那样肤浅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高阳连连哀叹,“我现在说得可不止是皮囊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本世子知道了。”赵高沐轻轻敲了她的脑袋,带着一丝不耐。那男子脸上似乎有不自然的别扭,“不就是对顾华杉温柔一点吗?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赵高阳后背有些发凉,想起自家兄长平日里那似笑非笑的阴冷劲儿,好像赵高沐这三个字从来就不跟温柔沾边吧?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突然说要温柔。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这么可怕?

    刚这样想着,就看见刺史府侧门缓缓被人从里面推开。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提高了戒备,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出口。

    却见出来的不止顾华杉一人,她身后还吊了个尾巴,赵高阳面色一喜,随后又瞬间沉了下去,“那个呆子不是说去找师父了吗?怎么跟过来了?”

    这跟在顾华杉身后的青年男子不是言又生是谁?

    那人着一身夸张的夜行衣,鬼鬼祟祟躲躲藏藏,动作夸张不已,远远只看一眼,便知道此人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顾华杉捂着胸口,根本不理身后的言又生,脚下飞快,走向赵高沐等人。

    赵高阳冲她挥了挥手,又瞪了一眼言又生,“顾华杉,他怎么跟来了?”

    顾华杉脸色泛白,只走这几步便已经累到了极致,她喘着粗气,哈出一口白气来,“倒霉,刚出来就碰上这书呆子,非要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赵高阳瞪着他,“言又生,你跟着做什么?你不是要去找你师父吗?”

    言又生“嘿嘿”一笑,“我师父这几日跟道光方丈外出讲道论经去了,之前离王殿下为了不让外人打扰华杉姑娘静养,便闭门谢客。今日我总算找了个机会,本来想看看华杉姑娘的情况,谁知就是这么巧,在路上遇见了逃跑的华杉姑娘。”

    顾华杉有气无力道“巧了你个大头鬼。老娘每次跟你一起,不是受伤就是被追杀,没一天好日子过过。”

    言又生有些委屈道“华杉姑娘,你中毒之后我担心得不行,今日可是专程来看你的。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见这一帮子人聚在一起,又要吵了起来。静姝急忙劝道“世子,郡主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先上马车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顾华杉琢磨着这个时辰,燕离也应该从军营之中回来了,她只怕遇上了又是一番麻烦,牵牵扯扯,她点头道“燕离应该快回来了,咱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高阳问道“那到底要不要带上这个呆子?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